元宇宙时代,数字世界的4张门票

数字时代的我们将会受到哪些影响?

本文摘编自《元宇宙时代:颠覆未来的技术变革与商业图景》 [韩] 金相允著

2021年可谓“元宇宙”元年。

从扎克伯格将公司改名为Meta并宣布“我们将是元宇宙优先,不再Facebook优先”,到英伟达宣布推出为元宇宙建立提供基础的模拟和协作平台;从微软努力打造“企业元宇宙”,到日本社交平台GREE开展元宇宙业务……不仅科技公司在元宇宙赛道上争相布局,一些机构也积极参与其中。

罗永浩在近期发布的微博中表示又要投身高科技创业,在评论中和粉丝互动时回答创业方向将是AR/VR/MR。这不禁让人猜测,罗永浩下一次创业方向也将是“元宇宙”。

21 世纪,是元宇宙的时代。无论你是谁,我们注定将生活在一个真实世界与元宇宙共存的年代。

什么是元宇宙?元宇宙时代将会带来哪些商业机会?数字时代的我们将会受到哪些影响?

韩国元宇宙项目核心学者,三星、 LG、“现代”汽车等企业元宇宙项目专家金相允博士在新书《元宇宙时代》中系统梳理了元宇宙4大呈现形态,为我们展现了元宇宙蕴藏的巨大技术变革和商业图景。

元宇宙正在成为全球经济的中心

所谓元宇宙,就是“超越现实的虚拟世界”。由于元宇宙的呈现形式一直在不断演化,所以即便是此时此刻,我们也很难将它抽象到某个固定的概念上。把生活点滴上传到Facebook、Instagram1或KakaoStory2,注册成为在线社区的活跃用户,或者玩玩网络游戏,这些都是在元宇宙中生活的方式。

截至2021年1 月,为多家元宇宙的运营公司提供后台网络服务的亚马逊,市值达1.652 万亿美元,位列世界第三。谷歌——旗下拥有主流视频博客、YouTube 视频网站,市值超过1.283 万亿美元,是世界第四大最具价值的公司。生命日志领域的龙头老大——Facebook,市值已超过7810亿美元,位列世界第六。最后来看看腾讯,市值8620亿美元,其销售额占比最大的部分(占35%)来自游戏业务,也就是元宇宙中虚拟世界的一部分。综上,全球八大市值最高的公司中,半数与元宇宙密切相关。即使是像耐克这样乍一看与元宇宙、数字地球毫无关联的公司,自2006年起也已经紧锣密鼓地进入元宇宙寻求自己的位置。在过去5年里,相比同业其他品牌,耐克的利润获得了大幅增长,市值达到2190亿美元,是它的主要竞争对手阿迪达斯的3倍。

这些掌控着元宇宙与数字地球的公司,增长率已经超过了传统的线下制造与分销企业,也就是说,元宇宙正在成为全球经济的中心。

元宇宙的数字世界,你将收到四张门票。第一张门票会通往增强现实世界,在那里,现实世界披上了奇幻的斗篷,你能体会到轻松便捷。第二张门票通往生命日志的世界,在那里,你的真实形象和生活方式随着你在数字世界里的记录与分享不断丰满。第三张门票会带你进入镜像世界,在那里,真实世界被复刻进数字空间,新的商业模式不断涌现。最后一张门票会带你进入虚拟世界。与其他几种元宇宙形态相比,虚拟世界似乎离现实最遥远,却被认为是未来增长最快的领域。

增强现实:为现实披上奇幻与便捷的外衣

增强现实(AR) 的概念首次出现是在20 世纪90 年代末。将虚拟物体投射到现实空间中的技术就是最早出现的增强现实。一个经典的例子就是几年前的爆款游戏《宝可梦GO》(Pokémon Go )。打开智能手机中的游戏,走在大街上,就会在各个地方不时发现“宝可梦”小妖怪出现在手机实景地图中。游戏目标是要捕捉所有的宝可梦,于是玩家纷纷走上街头小巷,四处寻找稀有品种。数字王国与现实世界在此融为一体。人们第一次在真实世界中碰到虚拟事物时,最强烈的感受往往是惊异。当地球上根本不存在的神奇生物透过手机屏幕叠加出现在实景世界中时,人们总会觉得不可思议。然而游戏并不是增强现实唯一的用武之地。

增强现实给我们带来的一方面的价值在于轻松便捷。比如,能将导航信息投影到车前窗玻璃的屏显前窗玻璃、电影字幕、音效,以及电视或网页的弹窗信息,这些手段都能帮助我们轻松处理新信息,无须过多占用我们的精力。

增强现实的另一重要应用体现在制造业。“智能工厂”指的是一种面向未来的生产制造设施,能在生产过程中通过应用多种信息通信技术手段达到提高生产效率的目的。在运用了增强现实技术的工厂中,工人通过叠加在真实物体上的图像获取完成工作所需要的各种信息。叠加的图像可以让工人轻松获取各种重要信息,比如零件说明、库存水平、总装配图、工厂操作进程、计划完成时间等。这些信息可以大大降低工作中的错误,有效减少生产中断,进而缩短生产时间,提升产品质量,同时有效防范各类事故风险,不断提高安全生产水平。

空客公司已经在把一种叫作MiRA的增强现实系统运用到在造机型的制造过程中,以3D 形式为工程师提供生产所需的全部必要信息。通过MiRA系统,空客将支架检查所需的时间从三个星期减少到三天。

同样的方法还可以用在已发货产品的维护与修理上。头戴式设备或平板电脑可以精准地告诉现场工人哪个部分需要进行维修,清楚明了地展示修理某个部位需要采用什么方式、用到哪些零部件。这种技术还可以帮助工作人员远程解决问题,工程师无须亲临需要维修的产品或零部件所在的地方。当客户遇到设备故障时,维修工人全程无须离开家或办公室,就可以通过增强现实技术远程定位问题并提供解决方案,就好像亲自到现场一样。

通过在改进安全生产、缩短工时、优化产品质量、降低培训成本等方面实现的一系列好处,增强现实正在改变生产制造的前沿环境。在不远的将来,制造工人很有可能足不出户,就可以通过元宇宙舒舒服服地在自己家或办公室完成全部生产过程的操作。

生命日志:在数字世界重现我的生活

生命日志指的是人们把与生活相关的种种体验和信息加以记录、保存,有时还会进行分享的一种行为。我们常用的社交媒体都属于这种元宇宙,比如Facebook、Instagram、Twitter等等。人们在这里的活动大致有两种。一种是随手记录自己在学习、工作以及日常生活中方方面面各种细碎的时刻,通过文字、图片与视频的形式存放在网上。另一种活动是去浏览别人的生活日志,为他们留言,说说自己的看法,发发表情,表达一下自己的感受,或者把对方的日志链接到自己的账号中,便于日后翻阅或转载。

在现代社会中,人们同时生活在真实世界与多重元宇宙中,会以不同的人格形象人。人们在家中、工作场合、匿名的社交媒体,以及网络游戏中表现出不同的性格特点并不稀奇。

而在不同的元宇宙中,展现不同形象的自己,或者凸显或掩饰自己的一部分性格特征,并不是精神疾病的指征,反而是不同元宇宙中自己所呈现的不同侧面才组成了一个“真正的我”。一起坐在大讲堂时腼腆的“我”,在开放聊天室中推心置腹的“我”,在YouTube 直播间中给素昧平生、忧心忡忡的学生送去安慰的“我”,这些共同构成了一个真实的我。

围绕生命日志这种形式建立的社交媒体元宇宙如果想要得到发展,就需要有快速触达客户的能力。平台服务的操作设计应避免过于复杂、难以掌握,以简单方便易上手为宜;生态系统应该做到开放包容,允许多元化的个人与企业融入其中,并以适合自己的方式开展活动。在元宇宙中,可控性效应在某些时候被运用得淋漓尽致。

生命日志元宇宙中的一种文化:我们可以自由地记录生活,随性地与他人分享,但如有必要,我们也可以一删了之或是关闭分享。能够掌控自己的记录、按自己的喜好去决定如何分享,这是极大的便利,也让人心里有底。但时不时地,我们是否也应该反思,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可以被如此草率地对待吗?

镜像世界:数字世界中的现实倒影

从本质上来讲,镜像世界就是把真实世界中的模样、内容与结构进行复制的一类元宇宙。这类元宇宙在设计之初就是为了提升真实世界的效率,扩大现实世界的边界。

谷歌地图就是镜像世界的一种。在线地图不仅能显示道路的示意图与地址,还能提供我们平视方向上的街景图像与俯瞰图片。真实世界中的地图进行数字化处理后,成了镜像世界得以运转的重要基石之一。地图服务提供商通过定期更新地图信息,确保真实世界中的变化能如实地反映到在线地图中。

镜像世界展现给我们的似乎都是真实世界原本的样子,但是一个镜像世界不足以囊括整个真实世界。想象一下,假如你家附近的一条巷子里有一家餐馆、一家干洗店。在真实世界中,你可能会去这家餐馆吃饭,如果不巧把酱汁溅到衣服上,你可以直接去隔壁干洗店进行处理。但是在送餐软件中,并没有这样直接的横向关联。即便在真实世界中餐馆的旁边确实有一家干洗店,外卖软件这个元宇宙中也不会出现那家干洗店,因为这个元宇宙是专门用于改善食品外送的效率与服务延展性的。显然,即便镜像世界就像一面反映真实世界的镜子,它们与真实世界还是有很多区别的。然而,正因为能有效地提升效率、扩充服务内涵,镜像世界已经被广泛应用于各种领域,包括商业、教育、运输、分销以及文化内容等。

在医学研究中,镜像世界也提供了巨大帮助。华盛顿大学研究团队的Foldit项目向公众开放了一个线上实验室,人们在其中可以有不计其数的方式对氨基酸链进行折叠。进入实验室后,如果你成功折叠出一种能够匹配病毒纤突结构的蛋白质,系统会给你一个得分,并且会提升你的排名。

Foldit从2011 年起获得了广泛关注。找到某种治疗艾滋病病毒所需要的蛋白质结构是一个困扰了科研人员10 年的难题,一直没有得到解决,然而这个挑战却被Foldit 中6 万名参与破解游戏的玩家在10 天内攻破。

2020 年春天,华盛顿大学研究团队又在Foldit 中上传了一个重大的挑战任务。该挑战任务是要对SARS-CoV-2 蛋白质的结构进行研究,以期找到应对新冠病毒的方法。截至2020年9月,约有20万人登录过这个大型在线实验室,进入这个元宇宙,参加到解决这场流行病的实验合作中来。尽管其他制药公司或实验室研制出了疫苗,但并不意味着这20万人的努力没有意义。因为病毒的特性决定了它们会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地变异,而通过Foldit提前获取大量的蛋白质结构设计对于我们应对不断变异的病毒大有助益。

虚拟世界:开创新世界

虚拟世界元宇宙是一个与真实世界完全不同的地方。生活在这里的人看到的是不一样的空间、时间、文化背景、人物类别与社会体系。

广义来看,虚拟世界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游戏类的,另一种是非游戏类的。广大游戏玩家耳熟能详的《魔兽世界》《堡垒之夜》《天堂》等游戏都属于游戏类的虚拟世界。在具有比赛性质的虚拟世界中,人们按照一定的规则相互竞争或相互合作,目的在于决出胜者或达成共同的目标。还有一种社区类的虚拟世界,比如《罗布乐思》(Roblox )与《第二人生》,这种类型的游戏目的在于为不同的人提供可以一起活动、一起交往的场所。

新冠肺炎疫情蔓延期间,艺铂游戏公司在《堡垒之夜》元宇宙中为著名说唱歌手特拉维斯· 斯科特(Travis Scott)举办了一场演唱会,用整个虚拟世界作为舞台。开场曲目唱响的瞬间,斯科特像一个巨人一样降临。其间每次更换曲目时,斯科特的扮相也随即改变。在一个场景中,斯科特周身燃起大火,随着整个背景被烈焰吞没,斯科特涅槃变身,成了一个半机械人。在另一首动感十足的曲目中,斯科特带领《堡垒之夜》的玩家腾空而起,一起飞向太空。这场演唱会,足足吸引了1230 万名观众。

《堡垒之夜》还与耐克合作,将耐克在现实世界中的产品带进元宇宙。耐克旗下的空中飞人系列(Nike Air Jordan)装备在这个元宇宙中的商店里售价为1800V 币(游戏中的虚拟货币)。这套商品系列被嵌套进游戏中,如果有玩家购买了这个系列,并且完成了游戏中的特定任务,还可以获得额外的福利。《堡垒之夜》与漫威也进行了合作,把漫威电影中各种超级英雄使用的武器在游戏中重现。这样的合作代表了一种新型的创收模式。像耐克与漫威这样看上去与虚拟世界元宇宙没有关系的公司,把自己在现实世界中的知识产权授权给虚拟世界元宇宙来使用,并从中赚取收益。截至2020 年5月,已有超过3.5亿人进入过这款游戏。

目前如果要网上购物,我们需要打开浏览器,登录邮箱,然后打开一个窗口后再次登录。如果想要使用通信软件,我们需要打开应用软件后再去登录。许多人预测这种互联网的使用方式以后会改变。他们认为我们会在一个统一的元宇宙中工作、购物、与他人交流,就像在真实世界中一样获得综合的体验。

元宇宙时代,人类才是真正第一次“进入”这个虚拟世界!准确的说,虽然身体还是在现实世界,但是感官完全“进去了”。

如同电影《黑客帝国》里的黑客一样,只要一上网,人体的感知就完全进入了一个全新的虚拟世界!

我无法准确预测未来元宇宙会是什么样。但我可以确定的是,未来参与创造元宇宙的公司与对此无动于衷的公司之间的差距将会越来越大。如果你想找到一条超越苹果、亚马逊、脸书与谷歌的路,一定要关注元宇宙的未来。

元宇宙时代,数字世界的4张门票

书名:《元宇宙时代:颠覆未来的技术变革与商业图景》作者:金相允 出版社:中信出版集团

作者简介

金相允

韩国元宇宙项目核心学者,曾与三星、 LG、“现代”汽车(Hyundai)、韩国国家人力资源发展研究所、韩国国家教育科学技术培训学院、韩国食品药品安全部、韩国科学与创造力促进基金会以及韩国创意内容机构展开合作,参与了众多元宇宙相关的项目。

目前任江原大学工业工程系教授,正在研究如何让用户沉浸在元宇宙中并通过这种沉浸体验来影响用户。

编辑:Coinyuppie,本文链接:https://crypto001.com/metaverse/10070.html

(0)
上一篇 2021-12-25 上午11:41
下一篇 2021-12-25 上午11:44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