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人工智能遇上“全球头号网红” 元宇宙是毒药还是解药?

“几款好游戏、几部好电影对于元宇宙打造的推力并不大”

2021年年度热词,“元宇宙”必须拥有姓名。

随着电影《头号玩家》的走红和Facebook的改名,“元宇宙”这个曾经沉睡在上世纪九十年代科幻小说里的旧词活跃了起来。

10月29日,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宣布公司改名为“Meta”(意为元宇宙的元),并把公司股票交易代码改为“MVRS”。公司总部前的大拇指背景板也被撕下,换成了一个“无限”符号。“从现在开始,我们将以元宇宙为先,而不是以Facebook为先。”扎克伯格在公开信中说。

资本市场对元宇宙很“上头”,今年3月,一家打着元宇宙概念的美国游戏公司Roblox上市,创造了资本市场上最刺激的故事。当流量红利增长殆尽,元宇宙让包括Facebook在内的移动互联网公司看到了故事可以继续讲下去的下一个篇章。

乱花渐欲迷人眼,当元宇宙变成一个什么都能往里装的筐,5G、人工智能、云计算等正在真实演变的技术,就变得身份微妙。有的人工智能研究者甚至回避和元宇宙扯上关系。但元宇宙何时才能真正成为平行于现实世界的人类第二空间,答案的关键又在于上述技术,每个环节的扎实推进才能让虚拟世界不再只停留于PPT上。

12月23日,在每日经济新闻主办的2021人工智能未来应用场景论坛上,人工智能领域的顶尖专家、美国国家工程院外籍院士、英国皇家工程院外籍院士、清华大学高等研究院双聘教授沈向洋与魔珐科技创始人兼CEO柴金祥、完美世界CEO萧泓、世纪华通首席战略官方辉、广州玖的科技有限公司副总裁梁振声、爱奇艺智能COO孙峰、天风证券研究所副所长文浩等多位行业领军人物,共同探讨了人工智能的未来应用场景,传递未来人工智能生态构建法则。

游戏是人工智能的最佳试金石,其他行业的AI赋能正逐步展开

“你想和某人交谈,不用打电话给他们,他们的化身可以传送过来。”用扎克伯格的话来说,“这(元宇宙)是一个你置身其中,而不仅仅是可以观看使用的互联网。”

虚拟内容是不是有价值也许还有待检验,但它的确正在被大范围实践。国内外科技、互联网公司为打造虚拟内容投资数十亿美元。

日前,Meta开放了虚拟世界平台Horizon Worlds,用户进入Horizon Worlds后,需要创建一个3D虚拟化身开启在线社交娱乐,但该形象只有上半身,没有腿,引发众多玩家吐槽。这反映出,当前虚拟场景和人物的工业制作水平仍处于早期阶段。

“AI已经开始像电一样穿透各行各业,我们也相信AI未来的发展空间巨大,但是今天的AI渗透率仅仅只有4%。”创新工场董事长兼CEO李开复在去年的演讲中表示。也就是说,今天AI的发展阶段相当于互联网行业还没有出现搜索引擎的时代,等于有了电的应用但还没有电网的时代。

在完美世界CEO萧泓看来,游戏领域无疑是人工智能技术发展的最佳试金石。

今年8月上映的电影《失控玩家》,讲述了一位银行职员在日复一日的枯燥生活中发现自己是一个游戏的NPC(非玩家角色),由此展开了一场逃脱程序设定的冒险历程。在现有的各品类游戏中,呆呆傻傻的NPC总是承担着较为固定、单一的功能,如何让这个由代码组成的虚拟形象也能像玩家一样拥有更多样、更自由的行为选择?这离不开人工智能技术的加持。

完美世界今年发布的手游《梦幻新诛仙》就已经引入了人工智能技术,利用AI采集、分析服务器的数据,从而使得NPC角色与玩家的交互更加真实自然。

在接受每经记者专访时,萧泓对AI技术在NPC的应用探索进行了更具体的阐述:“我们正在尝试当玩家进入一个副本和NPC对战时,人工智能会根据玩家的游戏数据来定义这一过程。这意味着即便玩家进入相同的副本也会面临不同的状况,而我们也不知道玩家会经历什么,甚至NPC会创造出一些新的角色参与进来。”

延伸到电竞领域,人工智能操控下的角色也可以成为电竞选手训练时的“最强陪练”,而在胜率预测等方面,人工智能能基于大数据为普通玩家提供职业选手的打法策略和胜率分析,让用户更好地理解比赛。

尽管上述一些尝试还没有完全实现,但可以想象的是,无论是对抗还是陪伴,更“聪明”的NPC能带给玩家更真实自然、更丰富多样、更有沉浸感的游戏体验。

除了在游戏内容中提升用户体验,人工智能的兴起也丰富了游戏研发的解决方案。萧泓举例表示,利用人工智能进行场景建模和纹理渲染,不仅有效提升了游戏整体的画面表现,还提高了游戏的研发效率和智能化程度。“如果把人工智能用于游戏设计中呢?”萧泓认为,“玩家不仅能在与NPC对战中有更多的个性化体验,在游戏设计层面,AI还能根据玩家特点,即时提供并非事先设计好的任务或者地图,这就使得产品有了更大的灵活度。”

AI工具本身的壁垒不高,数据和场景才是决胜关键

精细化的虚拟内容也有,不过当前更多AI仍需要人工辅助完成。精细化的链条分工很大程度来自于生产工具的专一性,在目前的虚拟内容行业,上游软件公司开发出各类软件以满足不同环节工作的需要,例如Autodesk就开发了Maya、3Ds MAX等众多数字内容生产工具。魔珐科技创始人兼CEO柴金祥认为,单点工具无法形成垂直一体化的工业化生产线,所以当前行业的智能化、工业化程度很低。

“我们不讲元宇宙的终局,单就今天已有的整个内容行业镜像到虚拟世界中去,就会产生几万亿的市场规模。”柴金祥在接受每经记者专访时表示。

艾瑞咨询数据显示,目前国内市场中,游戏产业是虚拟内容渗透率最高的行业,达90%。而其他诸如长短视频、直播、广告、企业服务等行业,虚拟内容渗透率都在30%以内,其中企业服务更是只有5%。

“企业的外宣、招聘、网页、网站,包括企业对内部员工培训等都可以做AI虚拟人化。如果我们整体的渗透率能达到30%,这是个非常大的市场。”柴金祥表示。

柴金祥解释道:“各行各业的人对元宇宙的理解或定义都不太一样,因为都会按照自己公司的产品去定义。虽然现在炒得很热,有好有坏,也有割韭菜的行为,但我不认为元宇宙是空的东西,因为至少有一点共识,那就是它是下一代互联网形态。所以它一定会发生,只是时间节点问题。”

柴金祥同样表示,在创业前期调研时,团队就发现大部分AI公司只是在做工具,并不拥有相关的数据、场景。“我们是希望拥有数据和场景的,因为作为技术公司,要想建立壁垒还是要看身处产业链的什么位置。我们觉得工具本身的壁垒并不高,所以我们想要成为供给方。”

AI是元宇宙的“最强大脑”?虚拟内容产业亟需供给侧改革

“从 PC时代到移动互联网时代,再到元宇宙时代,其实本质上都在解决同一个问题,就是如何把线下的各种传统业态或者商业模式搬去线上。”柴金祥表示。

“现在虚拟内容的制作基本上是由供应商来做的,也就是外包。比如之前很火的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它的动画是由很多供应商,上千个美术、动画师共同完成的。”柴金祥说,“现在虚拟内容的产业链有两个特点,首先是链条很长。以动画为例,就有分镜、原画、模型、特效、灯光、渲染等十几个环节。其次,每一个环节都是以手工生产为主,属于劳动密集型。所以这个行业还不是工业化,是手工作坊式。不过这也不仅是国内行业的现状,是世界性的问题。”

回看过往成功的商业化案例,规模化是不可避免的进程,而没有工业化,规模化就是空中楼阁。对于如何实现工业化,柴金祥认为,可以参考服装行业。“以前的服装都是量身裁衣,因为每个人身材不一样,衣服是典型的非标准化产品。但现在我们一款衣服可以确定不同的尺码标准,那么每个尺码就能够实现流水线生产。”

因此,分工同样重要,服装产业能够标准化的前提是分离了设计和生产。柴金祥称:“内容行业也需要把策划和生产分开,以游戏为例,前期策划一旦确定,后面的流程就可以工业化。当然,这个过程中智能化的工具很重要,如果没有工具,最后还是要手工生产,也实现不了。”

柴金祥认为,不具备规模化的“优质”实际上是没有价值的。“几款好游戏、几部好电影对于元宇宙打造的推力并不大,只有很多企业都能做出高质量、规模化的内容,元宇宙的价值才够大。”

由柴金祥带领团队于2018年创办的魔珐科技,是从事虚拟人和虚拟内容生产的技术公司。创立公司的驱动力之一是柴金祥认为,虚拟内容产业供给侧急需一场“工业革命”。“一旦进入元宇宙时代,对虚拟内容、虚拟人、虚拟场景的需求会急剧增加。但当前行业又存在供需不平衡的问题,尤其是在供给侧端缺高质量、高效率、规模化的内容生产能力。”

从硬件到内容,元宇宙的痛点还很多,投资人:让子弹再飞一会儿

“2021年确实是元宇宙元年。”天风证券研究所副所长文浩表示。对于“元年”的判断,当然跟Facebook改名相关,除此之外,整个互联网行业发生的一系列事情都被“元宇宙”串联起来了,包括微软打造“企业元宇宙”;字节跳动收购VR软硬件制造商Pico;腾讯音乐宣布与VR演出服务商Wave达成战略合作等等。

“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当下处在移动互联网用户红利接近尾声的时候,大家非常期待下一波科技浪潮让整个产业有新的发展方向。”文浩称,“体现在资本市场上,海外的反馈更强烈一些。目前国内头部公司虽然做了一些布局,但都比较低调,更多是在做而少说。”

“元宇宙的关键特征是沉浸,而VR则是实现元宇宙沉浸系统的关键。”回忆起第一次体验VR感受到的技术魅力,爱奇艺智能COO孙峰表示,“当我戴着VR设备进入一款游戏时,在一个密闭的3D空间里,一个虚拟人物真实站在面前,这种沉浸感带来的震撼与二维完全不同。此外,VR硬件可以做很多交互的事情,通过VR一体机的追踪技术,把人类在现实中的视觉、听觉、触觉很自然地移植到虚拟世界中。”

元宇宙的硬件不仅包括VR设备,还需要计算分析能力等上游环节技术。世纪华通首席战略官方辉表示,世纪华通在上海投建了华东最大的操作中心。“将作为未来元宇宙中很重要的数据存储和服务器运算中心,也是我们布局元宇宙未来的一个上游。”

对于专注虚拟现实技术应用和研发的广州玖的科技副总裁梁振声而言,元宇宙绝对不只是娱乐类场景,元宇宙能落地到学习场景、历史文化场景、医疗场景等。相应的,元宇宙的技术入口还远远不够。“现在全球也不过是几千万人拥有VR设备,远达不到全球超过一大半人拥有智能手机的普及度。”

元宇宙未来可落地的场景空间无疑是巨大的。有研究预计,元宇宙的市场规模将在2024年达到8000亿美元。不过,伴随元宇宙的火爆,乱象和争议也随之而来。

文浩坦言,目前对于元宇宙的投资,比较专业、谨慎的投资者大多仍在观望。因为这个产业发展仍需要时间,大家都在用不同的方式拥抱互联网,不过二级市场因受限于标的的可选性,在当下的主体投资中,概念投资偏多

“从产业端到一级市场的投资者,更重视实质大于概念。”文浩说。虽然机遇与挑战并存,但元宇宙是大势所趋,不过从全球VR、AR千万量级的出货量来看,行业尚处于萌芽期。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每经头条”(ID:nbdtoutiao)

编辑:Coinyuppie,本文链接:https://crypto001.com/metaverse/10017.html

发表评论